内容字号:默认大号超大号

段落设置: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

字体设置: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

在线储值消费存钱容易退钱难 充值的钱都去哪了?

2017-06-02 14:50 出处:网络 人气: 评论(0

(原标题:在线储值消费,存钱容易退钱难   我充值的钱去哪儿了?(视窗·当心线上消费新陷阱①))

我充值的钱去哪儿了?(视窗·当心线上消费新陷阱①)

在线储值消费存钱容易退钱难 你充值的钱都去哪儿了?

数据来源:人民网官方微信、微博、强国论坛

制图:李姿阅

躲过了跑路的P2P,结果掉进储值返现的圈套里;绕开了旅途中的定点购物商店,却没躲过优惠套餐里的骗局;识破了推销养生保健品的伎俩,却看不透刷单买好评的假象……“互联网+”给消费者带来了方便,也让一些消费陷阱更隐蔽。近日,本报记者聚焦出行、旅游、网购等领域,围绕“储值返现”“捆绑销售”“刷单造假”等问题,请消费者说说他们遇到的新困扰。

——编 者

“充100送100”,看似优惠多,实则不省心——

“易到”成了“难到”

“都是贪便宜惹的祸,以后再也不信网约车的充值返现了。”在北京国贸附近工作的李琳最近很郁闷,她的易到用车个人账户里还剩600多元,但死活叫不到车,余额用不出去。

今年3月,易到用车有“充100返50”活动,李琳当即充了1000元。但进入4月后,她发现不对劲:“一是打车价格急剧攀升,从上班的写字楼到居住的劲松某小区,不足4公里的路程,竟然要70元,约车平台总是推荐高档车型;二是接单司机少,有时我加价到100元,还是没车响应,这种事出现在中心商务区,很诡异。”

相比李琳,北京方庄某外企职员商珏就更不顺了。由于出差多、经常要乘车去机场,商珏在去年易到“充100送100”活动中充值1万元,获赠1万元。现在账户还有40%的剩余,却是车也打不到、钱也退不回,“4月中旬,网传易到资金链断裂,老板跑路、司机提现难,我微信朋友圈很多储值用户一下子慌了,纷纷申请退款,结果发现储存的钱根本退不了。”

“根据易到的充返协议,用户退现须在充值3日之内提出,否则将不予退还,这是不公平的。”商珏说,最气人的是,易到平台没有明确的退款入口,她拨打了上网找到的所有易到客服电话,不是空号就是自动挂断,都打不通,投诉只能通过APP联系在线客服或者发送邮件。沟通难,反馈慢,真有种“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”的感觉。

“最后,我终于与在线客服联系上了,得到回复却是‘请耐心等待结果’,更添堵。”商珏说,“充值超过3天就不能退款了。这是什么条款?这笔钱注定要打水漂了。要是能再叫到车,加价几倍都乐意,唯一的愿望就是止损,尽早将账户余额花掉。”

充值返现诱惑多

有人在共享单车平台上储存的钱达到5000多元,都够买一辆比较好的山地自行车了

商家鼓励消费者充值返利的营销套路早已流行。这两年,借着“互联网+”,在交通出行、健身美容、餐饮外卖等领域,“预充值对应一定比例返赠”的活动更多了。网络技术便捷,交易成本降低,对消费者诱惑很大。以“互联网+出行”为例,不仅易到用车有“充100返100”等储值优惠,其他网约车也有类似活动。

去年4月15日至21日,神州专车开启“充100送100”促销活动,每个账户限额充值1万元,最高可得2万元,充值本金和返现补贴金额无使用期限,长期有效。今年2月22日,首汽约车推出“充100送100”优惠,活动时间仅限当天,新老用户均可参与。

以“返现”为诱饵的充值金额大得惊人。据记者了解,2015年10月,乐视控股易到后,开启了“充100返100”补贴。这个活动持续了9个月,共有650多万用户进行充值,累计金额超过60亿元。

但业内人士认为,易到此举无异于“寅吃卯粮”。为这60亿元充值,易到需要额外准备60亿元返回600多万用户的钱包,资金紧张是早晚的事。为此,从去年7月开始,易到改用“生态充返”的形式,将充返比例降低,再通过乐视影视会员、商城抵用券等乐视产品回馈。

最近,易到公司陷入“资金挪用”纠纷后,关闭了车主端APP提现通道。司机无法提现不愿接单,导致大量用户打不到车,充值余额“烂”在账户里,“打车难、退款难、沟通难”。

共享单车沿袭了网约车的补贴方式。今年2月,摩拜、ofo先后推出“充返”活动,充100得200元左右,优惠力度很大;3月,小鸣单车充值优惠是“充多少送多少,最低充1元”,哈罗单车则是阶梯充返优惠:充100元得228元,充50元得88元,充20元得28元,充10元得12元。

一些用户认为,共享单车市场正处在跑马圈地、培养用户使用习惯的阶段,企业融资是竞争的一种手段,补贴也一样,而资本的进入又加剧了市场竞争。

储值返现能够催生“需求假象”,原本此类需求并不强烈的用户,在充值返现的诱惑下,很容易加入充值大军。杭州某电子科技公司程序员郝桐是个“宅男”,平常外出很少,但今年春节期间他还是在易到用车平台上充值3000元,加上返现一共将近5000元。但充值后的半年内,他只叫过4次车,基本算是“僵尸用户”。

在“充值越多,获利越多”的刺激下,消费者盲目充值,加剧了资金风险。上海某广告公司员工武海君有骑行的爱好,为“随时随地随意骑行”,他一口气下载了摩拜、ofo、小鸣、小蓝、优拜等5个共享单车APP,都充了好几百元,加上押金、返送,他在共享单车平台上储存的钱达到5000多元,都够买一辆比较好的山地自行车了。

消费者对“储值返现”欲罢不能,除了容易被一时得利诱惑外,与互联网平台的定向营销也有关系。武海君发现,只要你手机绑定了共享单车平台,你的家庭住址、出行偏好等都在平台掌握之中。当账户里的充值金额剩1/3左右时,平台就会自动把你视为活跃用户并发短信,催你参加新的优惠活动,“到那个时候,你是很难抵抗得住新一轮诱惑的。”

账户退款障碍多

许多网络平台在经营地未注册分公司,也没有专业的客服人员,为消费者维权带来很大困难

充值容易,消费不易,退款更难,这是预充值用户的普遍感受。

上海某银行职工董潘在一款名为“小熊快跑”的O2O健身应用上办了半年卡,外加几张优惠券。按规定,他每月只需99元,就能在小熊快跑签约的健身房享受名目繁多的健身项目。“头一个月还挺正常,但之后平台宣布提高包月价格,根据不同城市制定出108—158元不等的包月模式,我不认可,因为我是在新规出台之前办卡的,跟客服投诉,客服不搭理我,几次交涉后,我直接被封号,剩余几百元钱都搭进去了。”

分享给小伙伴们:
本文标签: 在线储值消费存钱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(C) 2014-2017 深圳市网商天下科技,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

www.cncloudinfo.com 云资讯网 粤ICP15013091号-2